你的笙笙.

把一见钟情还给你.

宝贝们拿到一定要晒图!!记得艾特我们呀

光年之外的样刊到啦嘻嘻


我会让她们快速发货的!

「但愿人长久11h/23h」一世长宁

– 大家中秋节快乐
点我戳前篇《微光》
– 更多联文戳但愿人长久tag哦 前面很正经后面很沙雕


01.

因为朱正廷离开的事情我高中的课几乎都没有怎么学进去,消沉了好一段时间,蹦迪喝酒抽烟都是在那时候学会的。


以至于我高考成绩并不好仅仅考了个三本大学,选学了商务英语,大学四年虽然说谈过几个对象却也没有一个能像朱正廷那样叫我心头悸动,我开始看淡了爱情,这才开始将一门心思放在了学习上面。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毕业便被一家大公司录用,当我踹掉实习两个字的时候,上级便派给我了一份出差工作。


我本来并不在意,因为费用全全由公司报销,可我未曾想过我这辈子还会再遇到朱正廷。


岁月显然善待于他,他一身黑色西装干净利落,脸上多了几分成熟稳重给人以一种可靠的安全感,我在他不远处的那桌遮了遮脸,并不想让他发现我。


虽然抱以这样的心态,我却还是忍不住拉开袖子卑微地多看他几眼,告诉自己他过得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却会毫无预兆地落下来。


我……有多久没见过朱正廷了?


我不知道却也数不清楚了。


为什么我明明已经快要将他忘掉,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的时候他偏偏又再次闯入我的视线当中呢?


我的目光一直在朱正廷身上,却忽略了站在他身边黄色衣服的女孩子,远看那女孩的眉目同我是说不出的神似,可能就是那个朱正廷很喜欢的女孩了吧,他到底还是出国去追她了啊……


女孩一脸亲昵地挽抱住朱正廷的手臂,朱正廷不拒绝反倒很是宠溺地凑近她,点了点她的鼻子,一脸笑意地同女孩子有说有笑。


明明俊男美女是这样的和睦,但在我眼里却是那样的刺目。


我低了低眸子,抓着裙子的手又紧了几分,胸口难受到发慌,怎么办,我还是好喜欢朱正廷啊。



02.

我原本以为跟他的碰面仅仅只是一个巧合,却没想到上天给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朱先生介绍一下,这位是陈小姐。”


我翻着文件的手顿了顿,循声望去便想露出一个职业性的假笑,却当看到来人时,刚刚提起一半的嘴角僵在了脸上。


朱正廷淡淡看了我一眼,藏在长袖西装的手却微微发颤,面上却依旧笑着,像是要同我寒暄:“陈小姐,好久不见……”


这是我跟朱正廷再次相遇时说的第一句话,他看我的眼神淡淡仿佛真的在看一个平凡而简单的朋友,以前的事都是过眼云烟。


我的心狠狠一刺痛,却依然面不改色:“朱先生好久不见,坐吧。”


我打开电脑加载到自己所做的PPT,开始进行此次的目的,却不防朱正廷突然打住。


“改。”


我愣是没回过神,有些疑惑的看向朱正廷,朱正廷从刚刚半躺在靠椅上的姿势突然起身向我凑近。



变故来的太快,让我措不及防,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将我同他的距离拉到了最小,他轻凑到我的耳边道:“我说……你这个项目要改一改。”



改就改,你丫的凑我这么近是要干什么??



我一下子火了,要知道朱正廷现在可是有女朋友的,几年没见他这么变得这么渣了??



“哥哥!”娇小的身影推门而进,似是看到我同朱正廷这样暧昧的姿势,立马捂住眼睛,摇头道:“我什么也没看见!”



这女孩是说不出的面熟,我定眼一看,我敢用生命发誓,这就是那天在餐厅里看到的女孩子,但是她刚刚叫朱正廷什么?



哥哥??



我有些懵地看向朱正廷,错愕道:“你们……是兄妹??”



“嫂嫂好呀,我是你旁边那位的妹妹,吴白婉。”她慢慢放下手,自我介绍道。



我还是不能从这么大的玩笑中回过神,以至于没去在意吴白婉对我的称呼,朱正廷听到这个称呼时嘴角微微扬了扬,暗暗竖了个大拇指,兄妹相视一笑,一切尽在无言中。




03.


我跟朱正廷稀里糊涂的复合了。



原因是我们约了个坦白局,应景地喝了几口笑酒,然后……稀里糊涂的上了床。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酸的,完全提不上力气,却见朱正廷已经在电脑旁打着文件,我想去看朱正廷在干什么,但我真的起不来。



他看了我一眼,似是看穿了我想要问什么,启唇用着清晨刚醒的沙哑音色道:“在帮你改项目。”



“你这个项目有很大的纰漏,你报上去的话……”他顿了顿,停下手接着道:“可能就要被炒鱿鱼了。”



我淡淡应了一声,丝毫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显得我没有朱正廷根本就不能活。



他也没再跟我搭话,继续去修改我的项目,修长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敲着,人人都说认真做事的男人最帅,说的大抵就是朱正廷这种了。



“我们算复合了吗?”



我愣是看了他好半晌,竟鬼斧神差地说出了这么一句。



“去领证吗?”



“啊??”


朱正廷坐到了我身边,认真地看向我道:“不想再放跑你了,两个国度隔了这么久,我每天都好想你。” 



我被他眼底流露的真情所动容,下意识回复了一句:“好……”



他似是过于激动,紧紧抱住了我,我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把推开朱正廷道:“求婚呢??”


“先领证,再求婚也来得及。”



“那你可真skr小机灵。”



但我却不知道朱正廷用我的电脑其实在给领导发婚假申请书,而不是在改我的项目,朱正廷想骄傲地告诉其他人,他老婆的项目是最世界最棒的,连他这种久经职场的人都赞不绝口。



一起经历了挫折,蜕变,爱恋,误会,重逢,复合,那以后就再也不要分开了。



我愿护你,一世长宁。



⚠️

小眼睛看过来 划重点新官博和迟来的出道文预告哦

烧烤少女101官博:

烧烤少女新官博 以前那个可以取关啦




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烧烤少女的出道文预告大家敬请期待




本子的问题也可以关注我哦




 @满天笙.  @昊月千里  @百香果汁 

🔝

这里是笙 你们叫我笙笙或者阿笙都可以啦.


Only for you:@昊月千里 


笙滴日常号:@定时磕笙. 


烧烤少女冲鸭 :@柑橘茹茹  @昊月千里 


烧烤少女官方认证博客 :@烧烤少女101官博 


nine percent and oner!!本命大厂男孩 他们都很棒每一个人都值得我去喜欢


目录戳合集吧!其他还有很多喜欢的人


但我怕漏了谁就不一一@打扰他们啦 


圈子里有我喜欢的人 也有我不喜欢的人 特别不喜欢的很多都拉黑啦 


本子十月中旬之前发货 文章都很有质量希望大家拿到能喜欢哦!


关于本子的预售(占tag歉)

大家看看我

烧烤少女日常po:

本子预售完工啦 @满天笙.  @羡之  @柑橘茹茹 




告诉大家个好消息预售过100啦




也就说大家可以看到生乳的女团舞 和鲜读车啦!!




怎么说呢这段时间谢谢大家支持也谢谢大家对本子的关注




烧烤少女会继续努力啦!!




然后就是本子十月中旬前发货 收到本子的可以发个paro 




烧烤少女将会办个大型活动来回馈粉丝的!!给大家比心 大家等的幸苦啦 本子文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甜虐合集




paro写什么都可以 发的时候 @烧烤少女日常po 默认参加活动




详细进度欢迎关注这个po哦

「偶像练习生乙女向」怀孕二三事

- 祝自己4kfo快乐 激情短打
- 置顶本子预售快要结束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喜欢这个系列可以评论告诉我我写其他人我先滚去写u老师生贺啦





蔡徐坤.

你手拿着那份鉴定心下有点开心,一想到蔡徐坤却又有些说不出的紧张。


“坤……在干什么?”你打通了蔡徐坤的电话试探地问了起来。


“在拍mv,怎么了宝贝?”电话那头的蔡徐坤轻声道。


“坤,你喜欢孩子吗?”


蔡徐坤嘴角微掀道:“你和我的,我就喜欢。”


“我怀孕了。”你干脆直接说了出来。


“……”电话那头默了良久。


你咬了咬唇,握着鉴定的手紧了紧,坤是不是并不想要孩子……


“坤导,你要去哪里,mv还没拍完!诶!”电话那头传来很大的骚动。


“我老婆怀孕了,你们坤导要当爹了!这五天全员放假工资照领!”蔡徐坤冲着全体员工大声道。


而后拿起电话:“宝贝在家里好好待着,我一会回来,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衣服什么的可以让妈买起来了……”


你憋笑,没想到一向成熟冷静的蔡徐坤一到这个问题就像孩子一样,话永远说不完,你一开始竟可笑的以为他不想要孩子。






林彦俊.

制霸的人设大概崩在你怀孕的时候。


一向冷酷天不怕地不怕的林彦俊居然怕小孩哭,这一点是你在坐月子的时候发现的。


小孩子很小一只被林彦俊抱在胸前,一开始好一副慈父抱儿的画面,却在孩子哭的那一瞬全然崩掉。


这种情况却也着实让林彦俊措手不及,他在孩子面前又是摇铃铛,打拨浪鼓,做鬼脸,千奇百怪的方法一一尝试了一遍,但孩子却置若罔闻,发狠一般的哭。


这让林彦俊很头疼,只能向你投来求救的目光。


你憋笑快憋坏了,抬起笑到发颤的手指指了指桌上的奶瓶:“试试。”


他幽怨地看了你一眼,照你说的拿起桌上的奶瓶就喂给襁褓里的孩子,这招说不出的管用,孩子的哭声立马止住。


睁着大大的眼睛直直看着林彦俊,林彦俊似是被触动,却还是轻哼一声:“真想把你这个小东西扔掉,这么烦。”


只是他眼眸中无限的宠溺和无限柔情将他出卖了。

太戳了吧下次写这个呜呜

「朱正廷乙女向」微光

听闻过往,十忆九悲.

听闻爱情,十人九伤.

 

01.

 

我是个结巴,全校皆知。


 

所以我在平日里所一举一动,被老师抽起来回答时,与别人说句话或者拿不住东西都会被人拿来当成笑柄,在他们眼里,我这个结巴是不应该说话的,是该被取笑的。

 


于是我索性地不再开口了。


 

久而久之又成了个哑巴。


 

这个世界是带有色眼镜的,所有格格不入的异类将会成为他们所瞧不起的垃圾,所有校园暴力都是有借口的,旁观者永远旁观,参与者也永远抱有这是场游戏的态度。


 

那受害者呢?


 

难道因为我是个结巴就本来如此吗?父亲早已远走他乡,回答不了我,母亲早已客死他乡,也回不了我。


 

我的头发湿淋淋的,全啪嗒地流着水,紧紧沾在苍白的脸上,唇已青黑,颤抖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我如果说话也一定会是颤颤巍巍的,结结巴巴的。


 

校服上被人用大号黑色笔写着歪歪扭扭的字。


 

“死结巴”

 

“死结巴没有父母。”

 


但我却没有哭,漆黑的眸子像是吃人的黑洞,望着人时格外瘆人,里面浓烈的恨意不加掩饰。


 

这个样子当然惹怒了别人。旁边的黄毛女掐灭了根烟,偏偏不爽我这个作态,一手就扯起我的头发,狠狠甩在墙上,吼道:“你他妈这个死结巴,作什么作?!真以为自己是女强文女主啊。”


 

痛得舌尖抵住牙齿。我没有皱眉,也没有喊痛,只是一眼不眨地睁着,里面的是怨恨,鲜血顺着我脑袋流下。

 


如果现在死了真好……


 

我扬起唇,那么那群人一定受到代价的,他们也真聪明,选择了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就算我受伤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可死了就不一样了。


 

他们将会成为嫌疑人,顺便把以前欺凌她的事情都给扯出来。


 

真好。

 

另一个女生跟着恼火,上前踹了我的脸一脚,“你笑什么笑啊,死结巴!”

 


我因这一踹,身子一晃,而这一晃,兜里的东西也给抖出来了。


 

是一张皱巴巴的纸。


 

我神色突然变得有些慌乱,想上前要去捡那张纸,可那人怎会容我的小动作,眉一挑,直接一脚踩在我手上,抢过了那张纸。


 

是张画,皱巴巴的快看不清楚,但不影响他好看的皮囊。

 


——少年刚打完篮球,额头上还有汗珠,眼里有细碎的光,唇角弯起很小的弧度。


 

就这浅淡的几笔,便勾勒出少年的风韵。


 

极其熟悉的画,高三四班的朱正廷。


 

那人看着就笑了,眼里是明晃晃的嘲讽,提高了音调,刻薄尖酸十分:“就你这个死结巴还配喜欢朱正廷呢?羞不羞啊?”

 


“我的天呐!结巴居然喜欢朱正廷,好恶心。”


 

“我敢打赌朱正廷知道了肯定会想死。”


 

“真可怜。”


 

一群女生也跟着说道,讽刺的口吻。


 

又是……这样。


 

我低头,声音沙哑难听,像是被车轮轧过一般,嗓子火辣辣的痛:“把东……东西西……还还……给我。”


 

“还你啊?”那人恶劣地笑笑,微低腰,“我还要把东西给他看呢,想得美。”


 

说着,拿起纸就要朝另个方向走,我咬牙,起身就要抢过,却又被一脚踢开,太可笑了,被当成个废弃的玩偶在地上踢。


 

我面上终于变了神色,那是种恐慌,恐慌别人知道,恐慌他知道。


 

被我这样的人喜欢上……一定很恶心吧?


 

她们没再把东西还给我,我也知道她们不可能还给我,说不定那张纸现在早就在朱正廷的手上或者躺在垃圾桶里了。

 

 

 

 

02.

 

第二天果然不出我所料,事情传的几乎大半个学校都已经知道了,我并不在意她们如何如何议论我,因为那都是我所习惯的。


 

“同学你的东西掉了。”背后传来少年明朗而又力量的声音,那声音我再熟悉不过,我走路的身形怔了怔。


 

我压低了身子慢慢转过头,向朱正廷走过去,缓缓伸出一只手却始终不敢看他的脸:“东西……谢谢……”

 


他将东西放在了我的手上,冰冰凉凉的,是一颗珠子,那是父亲远走他乡给我的唯一的东西,我一般不轻易将它拿出,因为我知道会有人跟我抢它。


 

所以当我再看到它时我居然湿红了眼眶,眼泪滴落在了地上。


 

朱正廷蹙眉,轻轻将我的脸抬起来,他的手指触碰着我脸时的体温我到现在还记得,他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替我小心地拭去挂在脸上的泪珠道:“女孩子不要轻易哭,不然就不好看了。”


 

我怔怔的看着他的俊脸,一时间心跳加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场景,我慌忙地别开脸,他的手顿了顿,有些歉意地道:“对不起是我太唐突了……”

 


“没……没事……我……自己来……就好……”我结结巴巴的开口,一把拿过他手上的纸巾,掉头就跑。

 


朱正廷现在还没有认出我,我该庆幸,而不是沉溺在他的温柔里无法自拔,他现在对我有多温柔,知道我是陈瑶之后就会有多厌恶我。


 

我怕朱正廷认出我来这几天都避着他走,他的篮球赛各种各样的活动我从从不缺席到场场避开,但朱正廷最后还是知道了我是陈瑶。


 

“那个,学妹可以帮我把你们班的陈瑶叫出来吗?”朱正廷站着我们班的门口叫住一个要进教室的同学问道。

 


那个女同学显然有些受宠若惊,眼里冒着红泡泡,朝着朱正廷点点头,刚想喊却似乎觉得有些不对,陈瑶??但答应了人家的事情还是得做,于是乎朝着教室大喊了我的名字。

 


彼时我正在写着费解的数学题,一听到自己的名字条件反射地朝那边望,那个同学做了个过来的手势,我疑惑地走到门口,同学这才进去,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我。


 

我抬头便看到了朱正廷,我吓地想要跑进教室却被朱正廷眼疾手快地抓了住:“以后可不可以别再躲我了。”

 


我不明白地抬头看向他,却被他眸子中的受伤给怔住了,我不知道他怎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那种受伤无以言表,是一个小孩子受伤后无依无靠的害怕。

 


我看着他鬼斧神差地点点头道了句:“好……”

 


朱正廷笑的像个孩子:“放学在门口等我吧,我们一起回家。”

 


我讷讷地点点头,我也不知道我着了什么魔,只要是从朱正廷嘴里说出来的我都想无条件的去答应他。

 


放学我如他说的那般在门口等着他,他推着一部自行车,像是偶像剧里的学长,迎着周边人的呼声将自行车在我不远处停了下来。


 

随后他向我走了过来,欢呼声一下子变成了不敢相信和讽刺,我微垂睫,微微后退了一步,卑微的同他拉远了距离。

 


朱正廷歪了歪头,嘴角微微轻勾,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我愣了愣,微抬头对上了他染着笑意的眼眸,他仿佛在告诉我跟着他不要怕,一时间无声胜有声。

 


我鼓起勇气握住了他的手腕,他的笑意更甚了,反手握住了我的手,拉着我小跑到了他停自行车的地方,我看着他后脑勺,握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痴痴地笑了起来。

 


“上来,送你回家。”


 

朱正廷的声音很好听,温柔的如三月的春风。

 


我翻身坐到后座,轻轻扯着前座,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谁知他将我的手拉扯到他的腰上,我干脆将头靠着他后背。

 


“这样才对,以后放学都得在校门口等我,别乱跑。”他开始骑自行车,却也不忘和后边的我搭话。


 

如果说以前对朱正廷的喜欢是对偶像的崇拜,但现在我敢肯定我对朱正廷的喜欢是心动。

 


自此之后朱正廷每日放学接我回家,那些想欺负我的人几乎碰不到我,对我的欺负少了太多,我觉得自己是被上天眷顾的,走了一对父母,却多了一个朱正廷。

 


 

 

 

03.

 

“你的这个结巴是属于不愿意开口说话而形成的,多练练口语和说话,结巴自然而然就会好了……”医生拿着我的资料,一边看一边细细分析我的症状。


 

我一直不愿意说话,是因为我如同笑话一般的人生和家庭,还有身边没有一个像样朋友的原因,但我想通了,朱正廷都为了我能够不顾他人的目光来同我交好,我为什么不能为他做一些改变?


 

如今正值暑假,确实是一个改变的好时期。


 

我开始拿起废弃许久的语文课本来朗读,一天至少读个十页,就算是磕磕绊绊,但心里想着朱正廷我还是坚持了下来了,我开始摘掉厚重的眼睛戴起了美瞳,开始看时尚杂志,开始学衣服穿搭,开始学习化妆,做着每个女孩都会做的事情。


 

每天早晨太阳还未升起时便已经绕着小区跑了整整两圈只为了减肥。


 

这些不累但是坚持下来很苦,人间不值得,朱正廷最值得。

 


如此我坚持了整整一个暑假,我将日历上的日期划掉,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笔记,想到明天就要见到朱正廷了心里又是一整激动。


 

我从一开始的一百二十斤到九十斤,从结巴到正常人,从丑八怪到一个清秀可人的女孩子,我克制住了我所有的念想,每天早起早睡,我想我为朱正廷改变的太多太多了,朱正廷你一定要喜欢我啊。

 

 

 

 

04. 

 

“诶,你看那个女生,好漂亮啊,新来的转学生吧?”

 

“你们谁胆子大点,上去问个微信号。”

 

……

 

我走在去教室的路上,一路上听到了不少人的议论,我扬了扬头,谁能想到现在让他们热议纷纷的是他们以前避而远之的陈瑶呢?


 

朱正廷也一定想不到。


 

所以当我走到朱正廷面前的时候,他愣了愣,眼睛仿佛穿过我看到了另一个人,低低喃了一句:“好像,真的……太像了……


 

我蹙眉,凑近他问道:“什么?”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笑了笑,语气不自觉的掺杂了一丝溺爱:“没事,快回教室,要迟到啦。”

 


我大胆地挽住他的胳膊,他微微侧头看了看我,眼瞳中划过一抹受伤,却也并没有拒绝我,任由我作为。

 


 

“你们看她怎么坐陈瑶的位置?”我刚到教室,径直走到了我原本的位置便听见他们的讨论声。


 

有大胆的同学干脆说了出来:“同学这是陈瑶的位置,你……”


 

“我就是陈瑶啊。”

 


一句话惊起无数热议,有些人吃惊的嘴都合不拢,女生则是面色难看的很多,有些男生殷勤的开始问东问西各种帮我的忙。

 


我低头翻书包发丝顺着肩胛骨挡住我的脸,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果然人都是视觉动物,你好看你做什么都是对的,什么错误都可以被原谅。


 

我将发丝别到耳后,抬起头来冷笑快速转变为毫无攻击性的微笑,开始回应一个接一个来的问题。


 

应付这些虚假恶心的人真的好累,我上半天几乎累的口干舌燥,终于到了午饭时间,我打好饭找到了朱正廷的那桌,一开始围着他一起吃饭的男生,互相对视了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便走开了。


 

我小心翼翼地看向往我饭碗里夹菜的朱正廷问道:“正廷,你有喜欢的人吗?”。

 


他夹菜的手微微颤了一下,面色有一瞬的僵硬,但他掩的很快,未曾被我捕捉到,他笑了笑:“没有啊,怎么了?”


 

“要不……要不”我顿了顿,停下扒饭的手,鼓起勇气抬头对上了朱正廷的双目:“要不考虑一下我呗……”

 


朱正廷似是被我眼中的真挚所感染,好看的眸子里是让人陷进去的温柔,那一刻在我现在回想起来,也不能确定他当时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



“好。”

 

他也许不知道他仅仅一个字便能让我的心情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我高兴地差点拿不住筷子,要知道这是我心心念念了整整两年的人啊……


 

朱正廷好似看透了我心中所想,笑出了声:“瑶瑶可真是小傻瓜。”


 

我确实是个傻瓜,傻到就算被当成别人的替代品,还沾沾自喜半天,甚至卑微的庆幸被替代的是自己的傻瓜,我真的真的太爱朱正廷了,正如朱正廷太爱那个女孩一样,那个女孩到底何其幸运,被朱正廷深深爱着,就算走了还如此的义无反顾。

 

 

 

 

05.

 

我不找麻烦,麻烦总是自己找到我。


 

这几天我和朱正廷在一起的事情传的满天飞,以前不少欺凌我的自然是看不惯我,又开始耍阴的将我拉到了暗处。

 


为首的黄毛女抬手就想给我一个巴掌,却被我眼疾手快抓了住,我轻轻将她的手腕一扭,她就痛的直叫,我看扭的差不多快脱臼了这才重重将她往墙上一推。

 


但我没想到的是她不怒反笑,眼睛直直的看向我:“你真的以为朱正廷喜欢你??”


 

我冷笑:“关你什么事?”


 

“真可怜。”她啧啧出声:“当了别人的替代品还不自知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总觉得她话里有话,虽然觉得她不能信,但是关于朱正廷我还是忍不住的去在意。

 


“听过上上一届被校园霸凌的女生吗?”她轻笑:“她和你不同,她是长得太好看了成绩又好又有朱正廷的喜欢,你——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比不过。”


 

她顿了顿,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来:“朱正廷对你特殊不过是因为你跟她的遭遇太过相像了罢了他以前的无能为力只能弥补到你的身上,为什么会跟你在一起只能说你这张瘦下来的脸太像她了。”


 

“好像,真的……太像了……”


 

朱正廷的这句话一直在我脑中回荡,如此前因后果一联想,他为何说出这句话的答案显而易见,我虽然不愿意相信,但不可否认她说的就是事实……


 

我的心如同打进冰窖般冰寒,手止不住的打颤,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是有始无终的,在我最困难时帮助我的却是如今伤我最透彻的,全部都是个笑话啊。


 

黄毛女似乎看到我的异样,接着道:“但她没有你那样坚强选择绝地反击,而是选择了退出,说来朱正廷对她也是真的痴情呢,人家都走了两年了还是念念不忘。”

 


她讽刺的一字一句似是一把利剑,将我的心扎的千疮百孔,接下来的话语更是字字诛心“甚至找了你这个……替代品……”

 


我跌坐在了冰冷的地上,黄毛女和后面的一群小跟班斜睨了我一眼,便走了,现在的我宁愿她们打我骂我我也不想听到这些,我想跟朱正廷好好走下去,而不是现在这个局面。


 

如今我该恨朱正廷,但我恨不起来,我深知我爱他甚至超过了爱自己,老天将我的父母双双夺去,却多了个朱正廷。

 


如果是上天注定的缘,他为什么不能让缘分圆满,他就像一道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一道光,让我穷极一生去仰望,去追寻,却始终没有抓住过,也永远抓不住。

 


 

 

 

06.

 

现在时值放学,我拿出了柜子里震动的手机,是朱正廷打来的第二十通电话,我咽了咽喉咙,止住了哽咽接起电话:“喂?”


 

“瑶瑶你在哪里?”电话里传来朱正廷心急如焚的声音。

 


“正廷……你真的……喜欢我吗?”


 

“你怎么这么傻,我不喜欢你干什么跟你在一起,是不是有人又欺负你了?”


 

“没有……我先到家啦,家里有点事情,你自己快点回去吧。”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喜欢两个字心里还会暗喜,甚至卑微的庆幸那个替代品刚好是自己。


 

朱正廷又叮嘱了我几声便挂断了电话。


 

没了束缚我积攒许久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我原本真的挺想跟朱正廷提分手的,但听到他说喜欢,我就又下不去这个心,我爱的很卑微,就算知道了一切我还是愿意当做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待我越是好我就越是舍不得放下他,这么爱一个人有什么办法?


 

但我万万没想到提出分手的还是我。


 

那天下着大雨,我以家里有事,便好几天没坐他的车同他一道回家了,但我却没想到朱正廷那天在校门口一直淋雨等着我,雨水打湿他的发他的脸,衬衫湿的贴在了他的皮肤上,就算如此他还是站在风雨里,只是为了等我。


 

我想也没想便冲了上去给他撑伞,心疼地拿出纸巾给他擦拭脸。


 

“为什么要骗我?”我被他质问住,他直直的看着我,我被他看的有些发虚,停住了手,低下了头,只听他接着道:“你家里根本没什么事。”

 


“我……”我还未往下说,便被朱正廷打断:“我不管你什么原因,以后不要让我担心了好不好?”


 

我哭了,他原谅我骗他了,他这么相信我,亦或者是……相信那个女孩吗?天知道他这样对我的打击有多大,我又是个生性多疑的人。

 


我哽咽道:“我们……分手吧……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骗你吗,我又有喜欢的人了,我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喜欢过你。”

 


朱正廷慌了,他这十几年来还未曾这么慌过,我把伞丢给他,自己跑了出去,他想抓住我却被我慌忙躲了过去。

 


断就断的干干净净吧……


 

放过彼此才是这段感情最好的结果,我没有告诉朱正廷我知道了真相,我不想让他感到罪恶和负担,但我却从来没想过朱正廷也许是真的喜欢我呢?

 

 

 

 

07.

 

我以被校园暴力的理由转了学,朱正廷高三刚刚高考完,他说他想考外国的学校,现在想来也是为了去追那个女孩子罢,我自嘲地摇摇头。


 

那天我收到了一份匿名邮件,上面写着朱正廷被录取的大学和机票的时间,我左右思量了许久,还是决定在暗处目送他离开,我很懦弱,我不辞而别我根本不配再出现在他的面前,我怕看到他怨恨和厌恶的眼神,我……还是很喜欢他啊。

 


时隔一个月我终于又见到朱正廷了,我在暗处心疼地打量着他,他瘦了,以至于身高变高挑了许多,面容依旧是那样澄澈无瑕,此间少年。


 

我同他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我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仰视着他,那时他甚至不知道我是谁,之后的在一起更是惊鸿一梦,昙花一现,最后的结局仿佛是意料之中。

 


他的目光四顾,仿佛在找一个人,找了许久看着离自己登记时间只有三分钟了这才放弃,他面容上的失落一览无遗,眼眸中闪过一丝我所看不懂的悲伤,他攥紧了机票,眼眶微红,仰头一声叹息从喉间发出。


 

我目送着他登机时泪眼不觉已经顺着双颊落下,我背靠着墙哭得厉害,试问有多少人体会过喜欢一个人不能在一起只能目送他的离去,从此山高水长永不相见的。

 


果然酸甜苦辣人间百味要一一尝遍啊。

 

 

 

 

08.

 

朱正廷高中有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子,叫做陈瑶,他始终不想承认他对陈瑶好是因为她跟远在外国同母异父的妹妹一样的遭遇。



朱正廷一直有个妹妹,只是学校里没有公开罢了。

 


一开始的同情与怜悯的的确确是出自以前的无能为力,但不知不觉朱正廷觉得这个女孩子有着打破牙还混着血一同咽下的倔强,甚至比男生还要强,

 


就算当时的陈瑶长得不好看,但他依旧觉得她是一块尘封的璞玉,从一开始时的怜悯到会关心她的喜怒哀乐,朱正廷觉得自己真的动心了。


 

事实证明朱正廷没有错,只是他没有想到陈瑶的眉目会这么像他的妹妹。

 


在一起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朱正廷说想考外国的大学只不过是为了离母亲妹妹更近一些罢了,他想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再喜欢其他姑娘了,因为世间纵使有再多的人像她,却也不是她。


 

朱正廷和陈瑶天生绝配。朱正廷看着贴在心愿墙上的字条笑的几乎合不拢嘴。


 

他以为他们会在一起一辈子的,但他没想过陈瑶会先不要他了,她的不辞而别确实让他气,但他却也实打实的恨不起来,气是真的,爱也是真的。


 

分手的那几天朱正廷几乎没去上过学,消沉了好几天,日日与酒相伴,抽烟也是那时候学会的,他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一个人,他平生最恨欺骗,却对她的欺骗一再包容,他真的爱惨了陈瑶。

 


但让朱正廷细细想来那个分手理由真的过于敷衍,他始终不信她会喜欢上别人,所以发了一份匿名邮件,告诉了陈瑶他的机票时间。


 

若她来,朱正廷觉得自己可以既往不咎,为了他留下来读个好的国内大学,若不来……朱正廷也不敢想,他在怕,在逃避这个结果。


 

但他失望了,他并没有看到陈瑶。


 

一切仿佛走上了没遇到陈瑶时的轨迹,循着那条路走,朱正廷只觉得无限悲伤。


 

朱正廷放不下陈瑶,陈瑶亦放不下朱正廷,两人确实真心相爱,但却未能坦诚相待,相信彼此,最后只余下后悔和错过罢了。


 

人间万般苦,爱而不得为最苦。


——

为了不影响文章的美观我把说的话放到最后啦哈哈,这篇文侧重的不是校暴,应该是两人不信任的爱情吧,所以有事一定要说开不要藏着掖着,不要让自己的人生后悔!

友情感谢权野 @权野不凶 这个女人的第一章,大家快去pick她!


那么我们评论见!